当前位置: 主页 > 比特币曲线 >

“我做多比特币” 你呢?


信息来源:http://ohaart.com 时间:2019-08-31 16:10

  本文作者Chaincode Labs软件工程师James O’Beirne为比特币辩护,称其是解决以下问题的一剂良药:养老金资金不足、无休止的量化宽松以及不断变化的政治气候。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Unitimes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从2008年开始,各国央行向全球金融体系注入了空前的新资金。伴随着巨大的财富分配差距,这已经对全球经济造成了极大的系统性风险。过去几个月的情况表明,这种风险正开始浮出水面。

  摆在我们面前的将可能并不是一场普通的经济衰退:收益的减少将严重打击普通投资者,而退休人员和养老金尤其如此,进而威胁到我们金融体系的基础。

  这种危机带来的威胁将促使政府采取特别行动来试图避免长期萧条。这一行动将导致令人难以置信的通货膨胀。

  在我目睹了下文中列出的事件的发展过程后,我唯一感到乐观的是比特币作为一种新兴资产类别的出现。

  在我看来,这种全新资产是处于正常收入阶层的人用于防范我预测的这类麻烦的潜在保障措施之一。

  下文中,在我讲述过去几年我所看到的事情的同时,我偶尔会插入一些观察评论,以解释为什么我认为比特币将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相对于传统的避险资产 (比如黄金) 来说也是如此。

  当前是经济状况的一个特殊时期。全球负收益债券有史以来首次突破16万亿美元大关。德国标志性的30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负值,这也是历史上的首次。

  上图为研究公司13D的全球研究与战略公司的高级经理 Trevor Noren 发表的推文。推文大意:“全球负收益债务突破16万亿美元,这对养老金和保险公司等长期债务管理人不利。2019年5月,发达国家养老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为27.5万亿美元。在收益率为负的国家,养老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总计4.7万亿。”

  债券收益率出现负值意味着投资者不仅没有从国债/债券中获得收益,反倒要倒贴钱给政府/企业。比如,假设我今天花1万欧元购买了30年期的德国政府债券,30年到期之后非但没有获得收益,反倒损失了11欧元。

  从直觉上看,这并不太合理:考虑到货币的时间价值,我现在手头的现金应该比30年后的更值钱 (因为货币在贬值,或者至少也因为我可能30年后都不一定还活着花这笔钱)。

  此外,还存在我们所谓的“交易对手风险”:德国政府可能不会偿还我购买的国债 (诚然,这种可能性很低),或者欧元自那以后可能遭受严重的通胀,导致了我的1万欧元在30年后的实际购买力 (这种可能性要高得多)。

  虽然债券期限为30年的风险应该可以通过一些回报抵消,但如果收益率为负,贷方将因承担这种风险而受到损失。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或者至多是一种奇怪的抽象概念,或多或少局限于金融业人士应该担忧的事情,即那种担心债券收益率、只考虑基点的人。

  负收益率会对退休人员会产生巨大影响,因为传统而言,退休人员持有大量“固定收益”或债券。其中存在的“交易”是,你把你的黄金岁月用来赚钱和储蓄,也许还投资于一些风险资产(如股票),当你接近退休年龄时,你把大部分资产转到风险较低的投资上--债券,这些债券的投资回报是相对稳定的。这确保了你辛苦赚来的积蓄不会在股市下跌时蒸发。

  但随着负利率的出现,且由于负利率侵蚀的是储蓄而不是支出,退休人员以及养老基金将被迫将资金转向于风险资产之中,比如股票和较低质量的信贷,他们的储蓄基本上都暴露在股市及其相关的戏剧性事件之中:

  “由于政府/企业偿债成本的下降,这些低利率/负利率对包括国家和企业在内的借款人来说是非常有利的。另一方面,低利率和负利率对养老金和退休人员则很不利,这些人本来还指着从资产中获得足够的收入,通过波动性较低的债券来偿还债务。但由于债券的低